Nsleepwalker

脑洞囤积处,勿转

【xs】进步

八年前某次varia作战会议。
Squalo一如既往的bulabula作战计划,而Xanxus一如既往的在发呆,目光随意放在某处然后考虑着晚饭吃什么,varia的日常似乎就在这种习惯中度过,然后……
Squalo:喂!!!Xanxus!!!你到底有没有在听!!!!
银发剑士的脸突然凑近,灰色的眼睛和长的过分的睫毛,提高的分贝以及近乎触碰到自己脸的吐息,Xanxus楞了一下,来不及反应心跳的骤然混乱。
然后他下意识的将Squalo的头砸在了桌子上。
在年轻剑士的喊痛声和咆哮声中,xanxus面无表情的啧了一声。
“都怪你靠太近了垃圾。”
“啥?????”

十年后某天varia作战会议。
Squalo一如既往的bulabula作战计划,而Xanxus一如既往的在发呆,目光随意放在某处然后考虑着晚饭吃什么,varia的日常似乎就在这种习惯中度过,然后……
Squalo:喂!!!Xanxus!!!你到底有没有在听!!!!
银发剑士的脸忽然靠近,时间磨砺的越加成熟的脸庞和长了的发梢,以及凑的过近的眼眸和……嘴唇
Xanxus下意识的勾了面前之人的下巴吻了下去。
Varia众人:哦——(列维:切!)
在自家作战队长面红耳赤的挣脱开之后,Xanxus玩味的笑了一声。
“都怪你靠太近了垃圾”
“啧……”

【新三国】蜀·御风

在b站看了好多个版本的蜀御风,一直没有新三的,就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9626940/?share_source=copy_link&ts=1519120652&share_medium=iphone&bbid=02fb5dd96ee545b2dd46b2c3039cf2a9
第一次尝试剪视频,大家多多包涵~

【SS米妙】【原著向】后会无期

很多年后米罗仍能清晰的记得第一次见到卡妙时那家伙的样子,那个安静的冰蓝色眸子的男孩子,就算被教皇大人带来也没有害怕惊慌,确实很让产生兴趣,虽然那单只是就米罗而言,毕竟,圣域调皮捣蛋榜首的名号不是浪得虚名。但是当两人真的成了很好的朋友时,就算是圣域的杂兵私下里也不免嚼舌根:那位冷冰冰不苟言笑的卡妙大人和那位阳光开朗的米罗大人,究竟是如何成为朋友的?

当然,米罗知道卡妙不是真的冷漠,他可能有一些不太会表达自己的情感,而长年在西伯利亚生活又磨炼出了他那冷静又坚毅的性格,但他一直是外冷内热的人。

虽然米罗也说过,如果是他自己,哪怕是面对着永恒冰壁,他也能自言自语上一天。

——只限一天的情况下。

在圣域的童年大概是很幸福的一段时光,哪怕那时真的是懵懂无知。那些个夜晚,大家一起观星,米罗搭着卡妙的肩膀兴奋得口若悬河,爱琴海上空的夜幕,明星如白钻镶嵌,卡妙也会不时的微微上扬嘴角。那一刻米罗想,如果时间就此定格,他会感谢雅典娜的。

而多年后米罗再想起那时的夜晚,不觉笑的几分无奈,那时的他还不似现在这般为卡妙懊恼。

卡妙有三次离开米罗时没有说再见,而最后一次,是后会无期。

 

如果艾俄罗斯的事没有发生,或许米罗和艾奥里亚会成为更铁的哥们,那一阵子发生的事真是太多,所以当卡妙接受了命令回西伯利亚带孩子,呃不,带徒弟后米罗在天蝎宫闲得差点长了毛。穆的离开,加隆的处罚,以及教皇古怪的传闻,面对着冷清了的圣域,米罗的选择是连个行李都不带的跑去了西伯利亚。

那一天卡妙一抬头便看到了挂着大大笑容的紫发少年,愣了半天让米罗有机会上来熊抱,而当他从拥抱中反应过来时米罗已经被艾尔扎克和冰河缠住了。

“跟你们说你们老师小时候是个婴儿肥”

那一天米罗是被钻石星辰轰出屋子的。

“冰河你总想你的妈妈是不是因为你老师太慈母了”

如果冰河记得没错,米罗前辈好像吃了不少记钻石星辰。

西伯利亚长年冰封,而那几天卡妙却一直觉得自己在中暑,好像那亘古不化的冰壁都因为那个人的存在而开始融化。

而转头一看那个人被冻得打喷嚏的怨念模样,让卡妙哭笑不得。

 

米罗觉得自己很了解卡妙,他看着他亲自去天秤宫冰封冰河,看着他不忍又纠结的心,他知道他心中的感情太盛,越不表露内心越是汹涌,所以米罗选择与冰河一战,他替卡妙承认了那个孩子的成长。

他知道卡妙在看,米罗闭上眼睛,便仿佛看到那双冰蓝色的眸子,看到水瓶宫前飞舞的石青。

可是事实证明米罗还是有没想到的事情,当飞雪飘过圣域,飘进天蝎宫,指甲刺破皮肉的疼痛才让他勉强保持冷静,他没有流泪,只是突然愤怒的想吼出声。

那一天飞雪飘洒过十二宫,卡妙第一次不告而别。

 

后来的一段日子米罗突然变得沉默了一些,他开始习惯长久徘徊在无人的水瓶宫,指尖扫过冰冷的石阶和石柱,仿佛一点点触摸那个人的温度。有时米罗也会坐在水瓶宫前发呆,向下看去能看到教导贵鬼的穆,望着朵紫花的阿鲁迪巴,跟魔铃闲聊的艾奥里亚,闭目打坐的沙加。他也会开玩笑的想,卡妙会不会也会偷窥,那么他会看到自己么。

——可是我望向无暇的天空时眼睛仍痛得想流泪,我伸出双手,却只抓住虚无,我张开双眼,却看不到奇迹。

——卡妙,你真是个混蛋。

十二宫真的,越来越冷清了

 

结果卡妙真的回来了,跟撒加他们一起,身披如夜色般诡谲的冥衣,扬言要取雅典娜的人头,

处女宫娑罗双树前沙加战死,撒加三人不惜使用禁术,不惜……不惜舍弃圣斗士的身份不惜背上永久的骂名不惜万劫不复。

为什么要拼到这般地步。

再见到卡妙,他是已然随时会倒下的狼狈模样,五感已失其三,冥衣破损,浑身伤痕,可他仍同撒加他们站立在那儿,竭尽全力的站在那儿。

卡妙的眼中,没有光。

失去了视觉的卡妙,用那双已经看不到东西的眼睛望着米罗。

米罗只感觉的到心脏的位置的疼痛。

这一回,他们是敌人,他的招数打在他的身上,没有半分犹豫。

 

当疼痛一点点麻木时,连感觉也一同钝化了,卡妙只能感受到半扶半背着自己的米罗的温度和小宇宙。

眼睛已经看不见了,卡妙想,这样也好,这样便不必看到米罗的表情。大概自己还是太容易动摇,以至于当米罗出现的时候,他不自觉得攥紧了拳头。

可是他不会后悔。

无论是他,或者是修罗,撒加,阿布罗斯,迪斯马斯克,还有倒下去的战士们,都不会后悔。

深红色的圆月仿佛是舞台幕布最显眼的背景,映照在通往女神殿的层层石阶上,映照在六人的身上。

石阶下,空留长长的叹息。

 

雅典娜捧着撒加的双手用黄金短剑自尽,长久的压抑终于崩溃,他掐住卡妙的脖子可是最终无力的放开。

离开圣域时米罗不禁回头看了一眼,到最后,这个圣域只剩几名青铜圣斗士和杂兵,以及一地的断壁残垣。

大概不会再回来了吧。

大概,再也没法回去了。

在那个实力发挥不出十分之一的有着结界的哈迪斯城被丢下冥界时,米罗看到了太阳破晓的刹那。哈迪斯给予的十二个小时生命已经走到尽头,他,也该回去了吧。

这样的黎明,应该也是最后一次见了。

那一天,晨光从破碎的窗透下,米罗没有看见,卡妙微笑着灰飞烟灭。

 

再一次重聚,是冥界叹息墙前。

米罗因雅典娜的小宇宙从寒冰地狱苏醒,而卡妙,是留在黄金圣衣未散的魂。

十二位黄金圣斗士,为了打穿叹息墙而重聚在一起。

而他和他亦再相见,不过是对望一眼,便不用再多言,他们相视而笑。

他们知晓彼此心中的所有语言。

米罗突然想起,自己曾经各种逗卡妙笑,那座万年冰山,笑起来真的很好看。

当遥远的终日无阳光普照的黑暗冥界被一线光明照亮天地,他们,后会无期。


【SS双子】新年快乐

跨年还在背题的人伤不起,这一小段就算拜年啦。



“怎么,你不是不喜欢待在圣域的么,执勤时期的请假大王怎么在这个时候回来了。”
“还不是纱织那个大小姐说什么新年了撒加还在忙公务圣域又那么冷清没什么节日的气氛之类的一大堆的话弄的我耳朵都快起茧子我才答应来看看你是不是在教皇厅发霉了。”
“……修罗呢”
“劝走了,难得新年”
“你竟然劝得动修罗?”
“直接扔异次元里了”
“……”
“新年就该有新年的样子,我帮他放假了。”
埋头在一堆公文的现任教皇抬起头来看了眼靠在门边的孪生弟弟,嘴边露出笑容。
“所以……新年快乐?”
“啧,新年快乐,混蛋老哥”

【玄亮】【新三国】我家军师变成狐狸了怎么办

写到最后不知道在写什么了,完全没写出来想要的感觉╥﹏╥..

 

 

 

=============分割线====================

 

(一)

    鱼水君臣今日也非常忙碌。

临近新年,荆州城公务账目堆得有小山高,刘备和诸葛亮这几日连着熬了几天的夜,眼圈都隐隐挂了黑,今夜估计又是一个不眠夜,刘皇叔不禁往自家军师身边靠了靠。

“主公?”

“冬夜寒冷,孔明你身子单薄,两个人靠近些总比一个人暖和些,要是因为公务冻坏了我家军师可怎么好。”

诸葛亮愣了一愣,屋子里的炭火烧得正旺,暖炉热得烫人,身上更是早已被自家主公强行披了几层厚衣,哪儿还会冷。这么想着,刘备又靠近些。

好像……确实更暖和了。

嘴角弯了一下,诸葛亮重新投入到了公务中去。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刘备的手却在看到那抹笑容时顿住了。

刘备看着那双温润明澈的眸子,平日里他总是觉得孔明的眸子清亮明净,好看的打紧,有时甚至会让他想,把仙人一般的孔明就这么拉进这乱世,是不是他做错了。这夜晚里再看,事物好像都朦胧了起来,那一抹笑容,亮亮的眸子,他忽然想起有些人说他家军师精得像狐狸。

是了,是像狐狸。

像狐狸也好看。

感觉身旁微微有了鼾声,孔明从公务中抬起头,发现他家主公早已靠着自己睡着了,不禁失笑,想想夜已深了,自己也不忍再弄醒刘备,便扶着主公准备一起入睡。

刘备从草庐把诸葛亮请回来后,一段时间内日日与其畅谈,食之同席,寝之同室,早已习惯同塌而眠,也没什么可顾忌的,虽然有时关、张将军会开开玩笑,二人也都是一笑了之。

不过今夜自家主公好像做了什么好梦,不只是面上带笑,口中好像也呢喃着什么,诸葛亮无奈的笑笑,想着过几日估计会有大雪,明日去视察一下各郡为好,就这么想着想着也进入了梦乡。

 

第二日清晨,刘备从睡梦中醒来,只感觉怀里抱着什么软软的东西,迷迷糊糊看去,只见一团毛绒绒的白色闯入视线。

白色的尖耳时不时抖动一下,盯着刘备的亮晶晶的小眼睛十分无辜。

今天的刘皇叔感觉自己是被雷劈醒的,要不就是还在做梦。

掐自己一下,挺疼。

孔明变成狐狸了!?!?!?!?

(二)

     刘皇叔感觉自己很方。

    他的军师变成狐狸了。

    而他和他的狐狸军师在床上已经大眼瞪小眼一个时辰了。

刘备的脑子里闪过他生平听过的各种杂谈怪异的故事,想着他家孔明平日里也会卜卦和装神弄鬼,呃不,那叫神机妙算,难道是一个不小心把自己给算进去了?又或者是东吴和曹操派人耍的把戏?再或是他诸葛孔明真的是狐狸变的,遇到了什么变回了原形????

不知道是不是炉火烧的太旺,刘备觉得自己在这严寒之日竟有种中暑的头晕目眩感。

思量再三,刘备打算把这件事瞒下来,一来怕扰乱军心,二来怕东吴曹操趁机出手,三来这事儿说出去也不见得有人信,四来……

刘备抱起了那白糯糯的一团。

——小狐狸亮晶晶的眼睛无辜地盯着他。

刘皇叔揉了揉狐狸的脑袋,不禁感慨我家孔明手感真好。

(三)

于是,接下来的两天,季汉的各位便看到自家主公无论是吃饭还是睡觉,都搂着一只小狐狸,口中还总是念叨着什么。

“孔明,这肉你还吃得惯么,平常你总吃的那么清淡,但是可没有哪只狐狸是吃素的,你正好多吃点长胖点。”

看着亲手投喂的大哥,张三将军感觉自己抖了抖,白色的小家伙倒是吃得很开心,不时用粉色的小舌头舔一舔刘备的手,吃饱喝足后还滚了俩圈,伸了个懒腰,完全无视三将军瞪大的眼睛。

 

张飞:二哥,子龙,你们说大哥这两天是不是魔怔了,怎么天天抱个狐狸还叫它军师的名字?

赵云:定是这两天军师不在,主公太过思念军师了,找了只狐狸寄托一下感情,等过几天军师回来自然就好了。昨天小公子无意间揪了那只小狐狸的尾巴,主公发了好大的火,但愿军师能早点回来。

张飞:嘿,那个诸葛亮哪儿就那么大能耐,人不在都能教大哥想成这样,不过你还别说,这狐狸和军师还真有些像,你说军师那么聪明,是不是就是狐狸变来的?

赵云:翼德,莫要胡说。

关羽(捋须不语)

(四)

    下雪了。
       已不是初雪,纷纷扬扬的撒了一片,院子里绿色的竹铺盖上了白色的雪,也别有一番景致,刘备披了裘袄抱了狐狸坐在廊下看雪,身旁的一盏茶水还冒着热气。
        其实他从来不是什么文人雅士,赏雪这种事也只是找个借口给自己,也给总是忙碌的自家军师放个假。
        想是他们两个也与雪有缘分,刘备第二次去草庐拜访诸葛亮也正值隆冬,雪下了厚厚一层,事后谈起,那狐狸样的军师虽然口上说着怪自己让主公在严寒中站了那么久,末了却笑着说当时自己其实在家。
         “不过当时确未瞧见主公,亮倒是担心若被发现亮未出门却让主公等着,三将军可就不是烧了草庐那么简单了”
         “可是我却见了孔明”
          毫不意外的,刘备在孔明的脸上看到了难得的疑惑,不禁心里开心,脸上也是毫不保留的露出笑容:“当天回去后,我在梦到了我与孔明在梦中相会,畅谈天地,那时梦中也是大雪,孔明穿着素色裘袄,神情俊逸,与后台再见,真是丝毫不差”
         诸葛亮愣了两秒,哑然失笑。
         是了,看着雪,突然就想起了很多事来,想起白衣素衫,眉目舒朗的草庐先生,想起隆中一对,想起初春时节未全回暖的天气和口中呼出的白气。
         想起他曾经对自己说起的,琅琊和隆中的雪景。
         刘备感觉有什么东西好像卡住了喉咙,他捋着狐狸的毛,突然苦笑出声。
         “孔明,你怪不怪我”
         当初初见如白衣谪仙一样的先生,何时笑容越来越少,眉间的烦忧越来越多?
         “若是当初你没有同我一起走,也不会被诸多事物烦忧,何来这许多的操劳,奔波劳顿。”
         似乎是察觉到了什么,毛色如雪的狐狸团子抬起了头,亮晶晶的眸子看着刘备。
         “你若真是孔明,是不是也是厌倦了这些才变回了本来的样子?”
         “你……不再变回来也好,到底是这样轻松……只是,你还愿不愿留下来?”
         “我曾许诺复我大汉天下,得先生妙计,居荆州而复兵草,当初之诺,我一刻也不曾忘记,哪怕今后你不在,我拼尽自己这条性命,也不会负当日之诺,你若信我,可留下来,同我看这诺言达成之日的万里江山?”
          “亮自当陪同”
           是自己再熟悉不过的声音。刘备吃惊的偏过头,看到的是嘴角噙笑的诸葛孔明。
           ——等等?
           手中毛绒绒的触感并没有改变,刘皇叔低下头,对上了白毛狐狸无辜的眼神。
          “听关张将军说,主公近日总抱着一只白狐,同寝同食,十分呵护……而且——还总对着它叫亮的名字,刚回来时亮还不信,现下看来,果真如此。”
         刘备尴尬的咳了一声,觉得如果这雪下的够厚自己可能会跳进去把自己埋起来,他这时才顿悟:自家军师比狐狸可怕多了。
         “亮这两日去各郡查探军情,走的急些,未禀告主公,请主公见谅”
         “咳……孔明劳累,我怎么会怪孔明。”
          一时无话。
         刘备有些无措的撸着狐狸毛,内心里想着接下来的措辞,却突然听到了一声“主公”,他转过头,看到的是神情变得严肃的孔明。
          “主公识亮于草莽,三顾草庐知遇之恩是亮之幸,主公抱负远大,得一良主是古今以来多少谋士的愿望,亮愿追随主公左右,助主公成霸业,兴汉室是亮的责任,亮从未悔,请主公莫要再妄自菲薄”
         雪愈下愈大,白裘的军师俯身作揖,话说到末端,语气已半是严厉半是恳切,刘玄德定定的看着眼前的人——他的军师,他的孔明。他轻扶孔明起身,然后握住了那有些冰凉的手。
         “怪我胡言了”
          廊下重归寂静,原有的一丝丝尴尬早已消融在棉白的雪中。
         绿竹映白雪,红梅点乌瓦,似是最好经年良景。


          “主公”
          “何事?”
          “其实亮确是狐狸变的”
          “?????”
           “亮胡说的”
            “……”
            “主公失望了?”
            “没有(ಥ_ಥ)” 


一时的脑洞(2)

一时的脑洞(1)

无题

LC单行本看到后面的感想,类似的……嗯


他看到的是穿越了二百年时光再重逢的故友们。
冥界如暗夜般瑰丽的天空,荒疾的大地,哀鸣的死灵与腐朽的枯骨僵尸。
而他们如旧。
一如二百四十三年前。
每一张脸庞,都是午夜梦回的旧事。
他们用略带欣慰和悲伤的眼神看着史昂,而这位教皇的眼中却无一丝波澜。
“吾友啊……”
二百四十三年。
他着沉重的头饰,着华丽的挂饰,着教皇的长袍,高坐于象征权威的教皇殿之上,俯视着所有人,俯视着黑色长廊和十二宫漫长的阶梯,他望着圣域的复兴,望着新的战士的更迭,望着百年的孤寂。
他质礼,轻声承诺。
“我会引导着这一辈的战士获得胜利”
而我回再度回归。
回归这一片漆黑的土地,回归你们的身旁。
我的职责终将结束,我以我的荣耀承诺,在那之前我决不倒下。
不再是百年前的那个少年。
他毅然转身,走向了那些新一辈的战士们。
他是威严的教皇。
他是白羊座的史昂。